• <rt id="uamco"><tbody id="uamco"></tbody></rt><bdo id="uamco"></bdo><td id="uamco"><blockquote id="uamco"></blockquote></td>

    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請使用瀏覽器分享功能進行分享

    正在閱讀:實現有效閱卷需要三項基本功
    首頁> 媒體關注 > 正文

    實現有效閱卷需要三項基本功

    來源:檢察日報2021-05-07 09:34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李光林(重慶市檢察院第五分院檢察二部副主任、第七屆“全國十佳公訴人”)

      閱卷筆錄也應與時俱進,在根據起訴意見書掌握涉案的基本事實、認定的罪名,明確案件的重點、焦點和難點基礎上,可采取閱卷筆錄同步標識和閱卷筆錄表格梳理兩種制作方法。

      對于涉及有組織犯罪案件的閱卷,需要以犯罪嫌疑人在關鍵節點的行為和作用為核心組織證據單獨論證,再將以前節點上的行為和作用前后串聯綜合分析方能有效查明真相。

      檢察人員在閱卷過程中,應通過走進案發現場,走向偵查機關,走近當事人,全面了解破案經過、偵查過程以及證據的全貌等內容,以實現深層次的親歷性辦案,達到內心確信。

      對于辦案中的檢察人員而言,要讓明辨是非、去偽存真的能力達到爐火純青程度,有效閱卷是關鍵。相對于一般閱卷中以閱讀、摘錄為主,檢察官處于被動接收、獲取信息有限、能動空間不足的特點,有效閱卷強調檢察官的主動性、能動性和靈活性,是讓法律真實不斷逼近客觀真實的履職擔當和作為,是檢察機關攬下瓷器活的金剛鉆。特別是在員額制改革背景下,通過提升員額檢察官有效閱卷能力,對提升其辦案能力尤為重要。結合多年的辦案經驗,筆者認為有效閱卷作為檢察官辦案工作的基本能力,在實踐中應當具備三項基本功。

      有效閱卷需要良好的閱卷習慣和摘錄注釋方法

      閱卷筆錄是有效閱卷的重要內容,除了承擔摘錄輔助記憶的角色外,更需要承擔發現證據缺失、證據矛盾、偵查瑕疵等提示功能,使檢察人員閱卷后依靠一份閱卷筆錄能掌握證據有什么,又能了解差什么、補什么。相對于傳統程序性大篇幅摘錄的閱卷筆錄而言,閱卷筆錄也應與時俱進,在根據起訴意見書掌握涉案的基本事實、認定的罪名,明確案件的重點、焦點和難點基礎上,可采取以下兩種閱卷筆錄制作方法。

      閱卷筆錄同步標識法。制作閱卷筆錄時,可以用“黑筆”進行證據名和證明事項摘錄,對于每一份摘錄的證據,同步用“藍筆”在證據名后對證據能力存在的問題進行標注,同步對該份證據的證明事項中存在的“敏感點信息”用“紅筆”標注提示補查予以印證或核實。如對于摘錄的言詞證據,若在證明事項中出現了與認定事實有關的曾經電話聯系他人、發送微信語音、乘坐交通工具、銀行卡取款、到達某地點等內容,對“敏感點信息”畫圈后提示需要通話清單、電子證據檢查、通行記錄、取款記錄、監控視頻等證據予以印證;對于摘錄的客觀證據,若在證明事項中出現了可能被他人接觸、可能系他人書寫、可能系他人所形成、可能購買自某處等內容,對“敏感點信息”畫圈后提示需要DNA鑒定、指紋鑒定、文證鑒定、聲紋鑒定、購買記錄等證據予以印證;對于出現的言詞證據之間、客觀證據之間、言詞證據和客觀證據之間的矛盾,需要標注提示通過補正予以核實。隨著閱卷的推進以及新證據的出現,不斷返回對此前標注需要補正的內容予以刪除或增加。通過同步標識法,檢察人員不僅可以通過閱卷迅速構建完整的證據體系,而且能在閱卷完結后根據還存在的補正提示內容找到下一步工作方向。

      閱卷筆錄表格梳理法。面對多人、多事、多罪名且證據量較大、情節復雜的案件,利用表格梳理法能達到化繁為簡、一目了然的效果。如為凸顯多人多事實案件中每一名犯罪嫌疑人涉案證據的質與量,可制作縱格項為涉案事實的基本信息、橫格項為犯罪嫌疑人姓名的表格,在閱卷過程中及時將針對犯罪嫌疑人參與具體犯罪事實與否的證據在對應表格中標注指證證據的名稱、頁碼及概括的內容,閱卷結束后能通過該表格清晰掌握涉案人員參與每一項犯罪事實的證據情況;為凸顯有組織犯罪中重要事實(如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中證實組織特征的集中住宿、統一發放工資等內容)的證據情況,可制作縱向格為需要查證的重要內容、橫向格為犯罪嫌疑人、證人、客觀證據等證據信息的表格,在閱卷過程中發現證據信息后及時在對應表格中通過畫“√”的方式予以標注,閱卷結束后能通過該表格清晰掌握重要事實的證據量;為凸顯犯罪嫌疑人不同身份地位、分工、邀約情況等內容,制作具有層級關系、標注了分工內容和邀約情況的組織結構圖,確保在閱卷過程中通過該結構圖有效獲取證據信息的意義和取證目的。

      有效閱卷需要靈活的證據組合思維

      與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普通認罪案件不同,重大、疑難、復雜案件中特別是“零口供”案件閱卷過程中的證據組合思維尤為重要。現如今,如果檢察人員還是以單項證據按類分組依次審查的方式“打遍天下”,不僅個人缺乏攻堅克難的能動性,即使提交檢察官聯席會、提請院領導或檢察委員會研究,該類不成體系的“端菜式”證據展示也容易導致案件質效把關程序失靈。

      究其原因,來源于犯罪構成要件體系下,犯罪事實被拆分成多個獨立的“證明點”,普通認罪案件找到供述內容和其他證據的印證即可完成“證明點”的求證。但在缺乏有罪供述、存在大量無罪辯解的情況下,如何利用其他間接證據、如何發掘潛在的證據和證明思路、如何利用邏輯法則和經驗法則的相互組合等方式完成求證目的是有效閱卷的關鍵。對此,可運用以下四種證據組合思維。

      另辟蹊徑的證明思路。刑事案件中,即使沒有犯罪嫌疑人的供述,部分“證明點”存在常見證明思路,如證實犯罪嫌疑人使用某手機號碼,可以通過手機的注冊登記信息、證人證言和短信記錄等予以鎖定;證實犯罪嫌疑人使用某銀行卡,可以通過取款視頻、贓款去向等予以鎖定。但在前述常見證明思路的證據缺失時,更換證明思路是有效閱卷的關鍵。如為鎖定涉案手機號碼的使用情況,可以結合手機號碼在實踐中可能被用于開設銀行卡、開設騰訊、支付寶等賬戶,通話對象可能與自用手機號碼的通話對象存在重合、聲紋鑒定等情形綜合判斷;如為鎖定涉案銀行卡的使用情況,可以結合涉案銀行卡取款地點、消費記錄與犯罪嫌疑人地理位置變化、個人消費信息的重合等情形綜合證明。在證明思路選擇上,特別要注意從同一時間節點證人證言、通話清單、監控視頻等證據的相互關聯性找到突破口和印證點,注重同一證據多個證明事項的發掘,如通話清單既能證實通話情況,還能證實地理位置變化情況;同步錄音錄像既能證實取證的合法性,還能證實涉案人員抓獲時的衣著、體貌特征等。

      以客觀證據、科學證據為基礎的閱卷切入法則。刑事案件中,言詞證據因利害關系容易出現相互矛盾或各執一詞,如毒品犯罪雙方對誰是販毒上家進行推諉、傷害案件雙方對被害人受傷原因的不同解釋等。對于該類案件的閱卷,簡單的證據數量對比是難以做到明辨是非的。要實現穿透性審查判斷,必須構建以客觀證據為基礎的閱卷思路,如在毒品犯罪中結合轉賬記錄顯示甲方對乙方賬戶只進不出、結合從乙方身上查獲的毒品外包裝發現甲方的指紋,進而初步判斷該人系販毒人而非購毒人,以此思路引導補正;在傷害案件中通過審查鑒定意見中被害人致傷原因是否為外來直接暴力為基礎,進而在初步判斷應采信被害人關于他傷的指證思路上引導補正。

      常情、常理、常識類潛在證據點的挖掘。犯罪嫌疑人的主觀認知是刑事證明的難點,雖然明知包括應當知道,但有的檢察人員對于如何通過閱卷獲取應當明知的推定基礎點往往束手無策。實踐中有以下常見證明途徑:第一,利用視覺、聽覺、嗅覺、觸覺、味覺的證據審查,明確犯罪嫌疑人的主觀認知。如根據其正常的體檢報告,推定其明知涉案人員在其臥室內吸食毒品而予以容留;第二,利用文化程度、工作履歷、前科情況等證據的審查,明確其主觀認知。如根據犯罪嫌疑人具有燙吸毒品的行政處罰記錄,從而推定其明知拿走的已經被他人取樣燙吸的物品系毒品;第三,利用犯罪嫌疑人無合理理由不按照正常方式實施行為事項的梳理,推定其主觀明知。如在郵寄毒品犯罪中,通過審查收件人是否具備故意選擇偏遠的收貨地址、在現場卻安排他人去收取包裹、專門使用直板機聯絡收貨等多個異常點的結合,推定其主觀明知;第四,結合涉案人員之間的關系、財務情況、還款情況等證據審查判斷犯罪嫌疑人的主觀故意。如賄賂案件中,結合行受賄雙方相識不久,受賄人在有資金、無實際借款用途的情況下獲得行賄人錢財,雙方不僅沒有約定利息、催要該款項,且長期處于有錢不還的情形,判斷其收受該款項系賄賂款而非借款。

      關鍵節點涉案行為的全面梳理。在有組織犯罪中,因存在單線聯系、相互包庇、客觀證據缺失等情形,導致指向關系密切人員和幕后人員涉案的證據較為薄弱。對于該類案件的閱卷,需要以犯罪嫌疑人在關鍵節點的行為和作用為核心組織證據單獨論證,再將前述節點上的行為和作用前后串聯綜合分析方能有效查明真相。如運輸毒品案件中,對于負責運輸的駕駛員主觀明知的認定,結合多個時間點駕駛員均參與了毒品交易的商談和驗貨,結合在駕駛返回途中每次途經重要收費站卡口前后均與前車探路人員通話聯系報平安等情形分析,足以判斷其運輸毒品的主觀明知;如跨省制造毒品案件中,通過在制毒前期是誰安排多條下線人員見面、制毒中期是誰安排制毒輔料的送貨、制毒后期是誰安排接收等環節的串聯進而認定幕后老板。

      有效閱卷需要務實的“三步走”

      所謂“三步走”,是指檢察人員在閱卷過程中,通過走進案發現場,走向偵查機關,走近當事人,全面了解破案經過、偵查過程以及證據的全貌等內容,以實現深層次的親歷性辦案,達到內心確信。多年來,有的檢察人員習慣于坐堂辦案,出現困惑往往以一紙退回補充偵查提綱尋求答案,習慣于停留在紙面上的正義,沒有在閱卷過程中通過“三步走”達到閱深看懂找尋活生生的正義,容易出現對案件說不清、道不明、不敢下判斷的情形。

      走進案發現場。案發現場作為集合在案證據的空間地點,以此作為在案證據客觀性、合理性、證明事項力度的閱卷審查依托,往往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如對案發時間段案發現場燈光和距離的親歷審查,有利于對目擊證人詳盡的指證內容形成內心確信;對案發現場周圍監控視頻設置的審查,有利于對是否遺漏甚至隱藏證據形成內心判斷;對案發現場方位和出入口情況的審查,有利于對部分監控視頻所記錄的出入情況不完整作出合理解釋;等等。在走進案發現場過程中,特別要善于利用數字地圖了解案發現場的方位、案發現場之間的距離和行駛時間,將案發時相關的證據擺進案發現場,按照時間順序進行模擬再現,從而對在案證據達到審查、發現、核實、解惑、確信的程度。

      走向偵查機關。公安機關處于打擊犯罪的第一線,在審查案件中,通過及時與公安機關交流,不僅能及時有效掌握案件的重點情況,為有的放矢閱卷做好鋪墊,而且有利于增強對破案經過、取證的過程、涉案證據具體情況的了解和判斷。如一起強奸殺人案中,針對公安機關短短數日即鎖定犯罪嫌疑人并將其抓獲歸案的線索合理性,走訪公安機關了解到系通過技術偵查的“圍欄技術”和DNA中Y染色體的族譜性特征相結合層層縮小作案人從而迅速鎖定犯罪嫌疑人,破案科學可信;如一起運輸毒品案中,通過前往公安機關查看設卡攔截的工作安排,從而確信案發時公安機關攔截發現毒品犯罪的偶然性,排除線人誘惑偵查的情形。

      走近當事人。雖然偵查機關對多數涉案當事人都獲取了筆錄,但是僅僅通過筆錄難以有效地對言詞證據形成全面的審查判斷,特別是關鍵類證人、前后反復或者證言相互矛盾的人員,應當通過“見面”的方式對其感知、記憶、表述案發經過的情況進行親歷性審查。如一故意殺人案中,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但證人在案發后三天卻證實自己在案發后2小時曾見到被害人在街上行走。經檢察人員復核,發現該證人記憶力存在問題,對多個記憶類問題無法作出準確的回答,對之前筆錄中時間點系推測性描述作出了解釋,據此排除合理懷疑。

    [ 責編:王曉秋 ]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消博會:國貨也新潮

    • 貴州:開州湖特大橋開始架梁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洪水口村位于北京市門頭溝區清水鎮西部,北京最高峰靈山腳下,面積25.98平方公里,現有村民158戶,313人,黨員33人,素有“靈山門戶”之稱,曾先后榮獲北京市民俗旅游專業村、北京市最美鄉村、北京市“五個好”基層黨組織、中國最美休閑鄉村稱號。
    2021-05-07 14:05
    加載更多
    香港精选四肖期期准一免费版2020下载-香港精选四肖期期准,四肖精选一肖期期准最新版官方下载-四肖精选一肖期期准手